1. <dl id='o08ca'></dl>

      <acronym id='o08ca'><em id='o08ca'></em><td id='o08ca'><div id='o08c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08ca'><big id='o08ca'><big id='o08ca'></big><legend id='o08c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ns id='o08ca'></ins>
        1. <i id='o08ca'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o08ca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o08ca'><strong id='o08c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o08ca'><div id='o08ca'><ins id='o08c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tr id='o08ca'><strong id='o08ca'></strong><small id='o08ca'></small><button id='o08ca'></button><li id='o08ca'><noscript id='o08ca'><big id='o08ca'></big><dt id='o08c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08ca'><table id='o08ca'><blockquote id='o08ca'><tbody id='o08c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08ca'></u><kbd id='o08ca'><kbd id='o08ca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o08c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奇遇,在大齡青年父母相親會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其實,我們都是彼此的伏筆,隻是需要這樣一個儀式,把它解開!

            自打一月前老媽去瞭趟紫竹院的“大齡青年父母相親會”,結識瞭一批大齡青年傢長後,我就沒消停過。本人芳齡26,不算大齡且棘手吧!好女不提當年紅,我上學時,是班花,是文藝晚會的“嬌”點,帥氣內斂的學生會主席都……

            可一踏入社會,才發現人類物種的多樣性,有潔癖的、娘娘腔的、超級自戀的男人全讓我遇上瞭,看老媽笑得像朵花兒,我就知道——又是相親。

            “這次可是個‘海龜’。”

            “鮑魚也沒用!”我之所以不願意相親,還是放不下那個“臭小子”——老媽這麼叫他,並毫不客氣地朝他腦門兒丟瞭把掃帚……

            見到相親對象時,我的思想戛然而止,大腦隻剩下一句話——不會這麼巧吧,竟然是那個“臭小子”!從他快要掉下來的下巴看,他也吃驚不小。老媽顯然並未認出,樂顛顛地坐下瞭。

            “汪小姐跟我想像中……不太一樣呀。”對方老媽先發制人,俺媽的臉瞬間往外泛紅。

            “是嗎,曉萱是不愛化妝,追求自然美嘛。袁先生在哪兒高就呀?”略帶挑釁。

            “阿姨,我剛回國,還沒確定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得上點心,國內工作可不好找。”老媽扳回一局。烏雲轉移到他老媽臉上瞭。

            不是冤傢不聚頭呀,其實,她們倆很早就暗地過瞭招。上初二時,我跟“臭小子”地下戀情曝光,老媽扔瞭人傢一掃帚,他老媽一怒之下把他送出瞭國。

            十年後,我們竟然在這種情形下相遇瞭,他愣愣地傻看著我,我悲喜交加,腦袋翻江倒海,而兩位老媽卻“杠上開花”。

            “曉萱從小就聽話,一門心思學習,讓她談戀愛她都怕耽誤時間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傢這個,美國待瞭快十年,還那麼保守,多少漂亮女孩追,他都沒一個看上眼的。從來沒談過戀愛!”

            “臭小子”和我聽得涔涔冒汗,我的表情定是千奇百怪。

            “追她的男生都不錯,有一個天天送花,可她都不理……”我連忙攔住:“媽,你說什麼呢!”老媽滿意含笑:“瞧這孩子,就是害羞。”

            “呵呵,既然您這麼坦誠,我也不怕說出來。”袁媽媽面露神秘,“知道他急著回國為瞭啥不,就因為有個女孩兒總纏他。不就是混血兒漂亮點,傢裡錢多瞭點嘛?我們又不是貪圖富貴的。”說完,無奈狀擺擺頭。

            瞬間兩位偉大的母親,已把自己的孩子塑造成招蜂引蝶的情場高手。也不易呀。一場相親下來,老媽腦細胞犧牲不少,而我隻在道別時跟“臭小子”說瞭聲“再見”。就這兩個字,讓我一直傻笑到午夜!正愁怎麼解釋送花的誤會,手機突然響起。

            “你搬傢瞭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沒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明天記得把掃帚藏起來。”